搞笑双簧台词

《治感冒》

乙:都来了啊!我介绍一下,我是这里远近闻名的医生。我为什么这么有名气呢?因为我跟别的医生不同,我最替病人着想。到我这里看病的病人,走着进来,爬着出去。(待观众笑毕)噢说错了,是爬着进来,走着出去。下面开始看病啊,喊一个进来一个。(拿单子看)。一号,姓白的,白内障。二号,姓魏的,胃出血。三号,姓牛的,牛皮藓。来,你们三个,先进。 

甲:大夫,我……我…… 

乙:你几号? 

甲:我四号。 

乙:下一批。 

甲:下……哎你说我这人怎么这么倒霉啊?甭管什么事轮到我这儿都是下一批,前一阵子我们单位提拔一名干部,到我这儿就是"下一批"。下一批我就退休了。(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单,就是单独的那个单字,放百家姓里念善,国家的国,瑞雪的瑞,我叫单国瑞,这两天身体不太舒服,可能是感冒了,到名医这来瞧瞧,听说这个大夫,对病人特别负责,下个就该喊我的号了,来了来了…… 

乙:接下来啊……(甲依偎在乙的肩上,乙走一步,甲就跟一步)一看就有病啊。 

甲:没病不到这来。 

乙:下一位,单口喘。 

甲:(东张西望)谁叫单口喘啊? 

乙:这是哪个没有文化的爹妈起这么难听的名字!? 

甲:就剩一口气了你看。 

乙:还不答应……不答应我下班了啊! 

甲:哎哎,那大夫我呢? 

乙:噢这里还有一个,你几号? 

甲:四号,你说我下一批…… 

乙:你就是单口喘啊! 

甲:我叫单国瑞!看清楚点! 

乙:哦对,单国瑞。 

甲:什么眼神你看!单国瑞看成单口喘了。 

乙:单国瑞!那里不舒服啊? 

甲:我就是咳嗽,气喘。 

乙:还不是,单口喘。 

甲:大夫,我听说你们这儿条件特别好,(左看右看)怎么什么都没有? 

乙:单口喘。(甲:单国瑞。)哦对,单国瑞。你估计,你是什么病啊? 

甲:我估计,我是……这还用估计嘛。我估计我感冒了。 

乙:你很聪明嘛!你说感冒就是感冒,那还要我干什么呀?你现在是跟名医讲话,任何人到我名医这里都要重新检查。 

甲:大夫,检查吧。 

乙:不要动,嘴巴张开。(甲啊一下)高一点。(甲音调升高啊一下)(重复两次)高一点嘛。 

甲:大夫,你们这儿不是医院,是音乐学院吧! 

乙:这什么话! 

甲:这么高的音我能唱上去嘛! 

乙:谁让你往上唱了,我是让你把下巴抬高点。我看不见。 

甲:你倒说清楚点。 

乙:来,啊一下。 

甲:啊~~ 

乙:难怪你啊得那么难听!这上面掉点儿,这个天花板有点儿发霉了啊。 

甲:大夫,你们这儿确实不是音乐学院,你是搞装修的。 

乙:你说了两回了啊! 

甲:那你说我这上面怎么出了天花板了呢? 

乙:这儿来看病的都叫天花板。(甲:上颚,大夫。)哦对,上颚。我当医生我会不知道这叫上颚?(甲:可我听是天花板。)我怕我说上颚你听不懂,我知道你是什么文化程度啊! 

甲:我文化再低也不至于跑到这儿掉点儿了我。 

乙:来来来,舌头伸出来。上面有青苔啊!平时里头漏雨吗? 

甲:漏,平时外面下大雨,我这里头就下小雨,我就琢磨着,我脑袋是漏勺? 

乙:(摸甲的头)应该是封闭的呀! 

甲:(甩开)本来就封闭着,漏气早死了。 

乙:你让大家看看这上面这么绿的。 

甲:这舌苔。(乙:哦对,舌苔。)我怎么听他是整房子的! 

乙:我的意思就是长舌苔。 

甲:舌苔叫青苔?(乙:对对,舌苔。)你记住叫舌苔啊。 

乙:舌苔,舌苔,听你的了,好不好!舌苔啦!这个人讨嫌吧了,我看病还是你看病啊?我有一句他就有一百句!这个人身体不怎么样你口才倒是很好哇。你是搞传销的你呀?不要看病了!交钱去吧! 

甲:哎。(走了一截又回来)大夫,我什么病呀? 

乙:你交完钱我就告诉你。 

甲:哎。(走了一截又回来)大夫,我交多少钱呀? 

乙:哦,不要交多了啊!(甲:谢谢大夫。)(转身就走)先交一千啊! 

甲:(险些跌倒)一千块才知道我是什么病! 

乙:一千怎么了,一千怎么了,一千肯定不够用的。 

甲:一千块钱还不够用?!

 

乙:这样我一看还有可能是感染啊。你多大岁数了?(甲:四十一。)属什么?(甲:属牛。)一看就像!脸色发青,二目无神,瞳孔放大。(捏甲鼻子)叫一声,(甲:哞--)使劲!(甲:哞--)最近吃草怎么样? 

甲:最近吃草不太好,一天只吃半捆草。 

乙:我怀疑你感染的疯牛病。 

甲:我怀疑你是兽医。(乙:谁兽医啦!)你兽医!我根本没吃疯牛肉我怎么能得疯牛病呢? 

乙:好了好了好了,我反复讲了,我这个医生最替病人着想。你不愿意检查,你可以不检查。可你以后疯了不要怪我! 

甲:疯了也是你气疯的。 

乙:站好重新检查。(甲:又检查。)来,很多病人就是不配合医生。(揉甲的肩)这里痛不痛?(甲:不疼,大夫。)想清楚再回答,这是看病不是买菜!这里痛不痛?(甲:不疼。)不可能哪?这里应该痛嘛!(挤压甲太阳穴)这里痛不痛?(甲:疼,大夫。)这里不应该痛呀!这个问题很复杂啊!弯下去。(掐甲后背)这里痛不痛呀? 

甲:大夫,您说是应该疼呢还是不应该疼呢?(乙:什么话!)我说疼你说不应该疼我说不疼你说应该疼。 

乙:给我说老实话到底痛不痛? 

甲:本来不疼,你掐得我疼。 

乙:交钱去吧! 

甲:哎。(走了一截又回来)大夫,什么时候我又交钱啊? 

乙:你从看病到现在还没交过一分钱呢! 

甲:交钱我有个说法。 

乙:当然有说法啦,你不要误会,我是一个名医,我是对你负责任。你到别的医生那里没有我这么负责任的。这叫排除法,把你可能得的病统统都排除干净了,哪不只剩下感冒了吗! 

甲:感冒倒是剩下了,可我钱没排除啊! 

乙:这人想的就是钱。哎你这辈子什么最重要?(甲:什么最重要?)千金难买"健康"两个字。 

甲:身体。 

乙:这世上谁对你健康最负责?(甲:谁对我负责?)医生最负责任。 

甲:大夫。 

乙:你一辈子赚那么多钱干什么? 

甲:你赚那么多钱干什么? 

乙:还不就是看病么! 

甲:还不就是看……我这一辈子给他赚着呢!你看见没有? 

乙:什么叫给我赚着是给你自己赚着。 

甲:大夫,我求求你,你给我看好了,我们全家砸锅卖铁给你送块匾。高六尺,宽六尺,正方形的,四个大字挂你们家门口,铁佗再世,好不好? 

乙:呵呵……得等等,谁再世? 

甲:铁佗再世,神医。都说你看得好…… 

乙:不对呀,我记得铁佗好像是南斯拉夫的吧?是华佗! 

甲:你比华佗结实多了你! 

乙:你什么意思? 

甲:你给我开个感冒药不就得了么。 

乙:算算算了,这个人太少见了,(拿出一张纸)真一毛不拔,太不照顾我们生意人了!(给甲)照这个单子抓药去! 

甲:这么快就给我开好药方了。 

乙:这还开什么?都是复印的。 

甲:(看纸,作呲牙咧嘴状,捶胸顿足) 

乙:这明明是疯牛病嘛!你看见没有? 

甲:大夫,你真不愧是神医呀!(乙:那是。)我一个感冒你给我开了五百多种药哇! 

乙:应该的。 

甲:别的大夫都是论片开你给我论斤开啊!我估计我活着是吃不完了,我准备发动我们全家人都来吃,子子孙孙吃下去,一直吃到二十八世纪,我就不信我吃不完它! 

乙:好!这叫愚公吃药! 

甲:这我都可以理解,大夫,你说里头怎么给我开了个高压锅?你说我是蒸啊,还是坐到里头? 

乙:你这人怎么一点社会常识都没有?高压锅不是煮饭的嘛! 

甲:煮饭我们家有一堆煮饭的锅。 

乙:你这个感冒不是一般的感冒。(甲:那我什么感冒?)你是个进口的感冒。 

甲:我又是疯牛病? 

乙:什么呀!你是病从口入你是病毒性感冒。我担心你传染给你们家其他人,所以你今后吃饭的东西一定要单独使用。对了我再给你开一副单独的碗筷。(往纸上写字) 

甲:(阻挡)别别了,我直接从锅里吃算了吧。 

乙:省一点是一点。 

甲:大夫你这怎么开的?青霉素十八筐。我估计把我打成塞子也打不完呀! 

乙:你别一次性打完,等长好了再打。 

甲:手机一个? 

乙:万一你吃错药呢,马上打电话跟我联系,还来得及。 

甲:可最后怎么给我开了个摩托车呢? 

乙:你这么一大堆东西怎么拿回去呀?还不得靠摩托车运嘛!你还算不错呢! 

甲:怎么了? 

乙:前面来的那三个人啊,我一人给他开了一辆桑塔纳哩! 

甲: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