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铃向石德宝坦白了遇到的问题,与齐大龙的女儿齐少菲原来还活着。柏铃深感愧疚向石德宝提出离婚,石德宝拒绝与柏铃离婚,并安慰她会接受她的女儿。两人一起去监狱看了齐少菲。齐少菲态度非常恶劣,柏铃非常伤心,石德宝决心要把她教育好。姜素芹下岗了,柏铃和姜素芹的关系日益紧张,柏铃更加不敢在家里提齐少菲的事情。石德宝将齐少菲的事情告诉了李二胡与石德亮,哥俩都力挺他的决定。德宝非常感动。为了方便石中全学习同时缓和与姜素芹的关系,柏铃想为石中全买笔记本电脑。她说服石德宝,两人一起去了百货商场。他们按照广告宣传上的优惠时间提前赶到,却被告知优惠的电脑已经卖光了。石德宝与负责销售的人争吵起来,商场经理看到这一幕让德宝他们来自己的办公室,这位女经理竟然是多年未见的罗小马。

  

《岁月如金》改革开放的30年岁月里,北京一户普通家庭的悲欢离合  第1张


  罗小马心里仍对石德宝当年不跟她出国的事情记在心上,她半年前回国经商,一直没有与德宝联系,这么多年仍是单身。了解德宝反映的情况后,罗小马承认了是自己工作的疏忽,让属下以优惠价给他们拿了一台电脑。柏铃在一旁看着他们二人重逢,面色有点尴尬。石德宝与柏铃离开了商场,一路上欢欢笑笑的身影被驾车离开的罗小马看到。罗小马怅然若失,回家后接到国外朋友李北方的电话,她希望李北方马上回国陪她。石德宝由于表现出色,被马厂长器重,升职当了厂长助理,还配备了手机。石母与姜素芹逛新开的商场,遇到了罗小马,小马帮她们免了单还热情的招待她们。柏铃和石德宝再次去少管所看齐少菲,希望少菲出了少管所后能和他们一起回家生活,齐少菲依然态度恶劣。柏铃和石德宝商量该如何向石家人说明少菲的事情,柏铃十分痛苦不知该如何开口,她和德宝决定在想好如何说之前暂时先不向家里人提起少菲的存在。

  

《岁月如金》改革开放的30年岁月里,北京一户普通家庭的悲欢离合  第2张


  罗小马得知姜素芹下岗,热心帮她在商厦工会安排了工作,姜素芹高兴地感谢她。石德宝在公交车上发现有小偷,他立即见义勇为把小偷送到了派出所。为了欢迎罗小马回国并感谢她,石德宝请罗小马去吃自助餐,谁知吃饭时石德宝发现一名食客偷偷把巧克力往自己的衣服里塞,罗小马不想石德宝多管闲事,但石德宝还是忍不住再次见义勇为。小马一个人先离开了餐厅在外面等德宝。两人在小马的车上谈心,罗小马讲自己有个随叫随到的男朋友叫frank,说他马上就会来北京。石德宝邀请小马去家里吃饭,在家门口小马停下来对石德宝说在他结婚前,自己一直在等他,直到听说他要和柏铃结婚,感慨自己总是与他擦家而过。正回家的柏铃看到了这一幕,悄悄地听到他们的谈话,柏铃非常失落。罗小马与石德宝一起回家,与石家人高兴地一起准备吃饭。

  

《岁月如金》改革开放的30年岁月里,北京一户普通家庭的悲欢离合  第3张


  罗小马想掩饰真相,圆圆反而推断出自己确实并非石德宝亲生女儿,伤心离去。柏铃告诉石德宝自己找二胡借了4万块钱,石德宝让柏铃把钱还给二胡。一早,石德宝找亮子和素芹借了两万块,素芹劝他离那孩子远点。石德宝着急,忙往工厂赶。公车上,石德宝见义勇为却被小偷偷走了钱。马厂长到厂里查账,指责石德宝招来这么个害虫,石德宝表示自己愧对厂里,没脸再待下去,钱的事自己一定会补上。石方圆到饭馆找二胡,拜托他照顾好石德宝,自己走了,不知去向何方。素芹得知自己被辞退,气冲冲去找罗小马理论,得知罗小马和石德宝翻脸了。素芹问亮子罗小马和石德宝怎么了,才知道石方圆抢了罗小马的未婚夫,还得知石德宝为了齐少菲把工作都丢了。

  

《岁月如金》改革开放的30年岁月里,北京一户普通家庭的悲欢离合  第4张


  素芹生气,跑到石家老屋找柏铃理论,素芹骂柏铃太自私,害了石德宝害了石家,根本就配不上石德宝。二胡告诉石德宝,石方圆去饭馆找过他,打听刘桂花的事情,并让他替自己好好照顾石德宝,石德宝听了很感动。晚上,柏铃给石母洗脚,石母让柏铃不要想太多,有什么事大家共同担着,踏踏实实的和石德宝把日子过好。罗小马得知李北方明天要回美国,她精心打扮来到李北方住的酒店。石方圆跟李北方在餐厅见面,李北方跟石方圆道歉。石方圆告诉李北方,如果自己不跟李北方相爱,到现在还不知道亲生父亲是谁,她打算明天去刘河屯,找找关于自己身世的蛛丝马迹。石方圆说李北方是一个自私的男人,没有把上一段感情了结好就来找她,失去他,自己并没有什么损失,相反学到了经验。坐在角落里的罗小马听到了这一切。

  

《岁月如金》改革开放的30年岁月里,北京一户普通家庭的悲欢离合  第5张


  石德宝担心石方圆从刘禾屯回来以后不认他这个爸了,担心把一个孩子养这么大,找到亲爸就奔他去了。柏铃说真该给他生个孩子,石德宝认为他们虽然没有自己的孩子,但养过了方圆和少菲,也算是当过爹妈的人。石中全去找齐少菲,并告诉她看到石德宝跟他妈借了好几万块钱,对于齐少菲的事也没有报警。齐少菲感动之余,有些不相信石德宝竟然不追究这件事。石中全劝她回家去,别再住学生宿舍了。齐少菲上前拉着石中全的手说,他对自己这么好,以后一定会报答他。石中全羞涩,少菲损他原来从来没跟女孩子接触过。

  

《岁月如金》改革开放的30年岁月里,北京一户普通家庭的悲欢离合  第6张


  柏铃去看齐大龙,柏铃质问他为什么骗了她和齐少菲,齐大龙反说是柏铃毁了齐少菲,毁了自己一辈子,所以他也不让柏铃好过。他要用齐少菲折磨柏铃,并称齐少菲去石德宝家,就是他一手安排的。齐大龙托人找齐少菲,要她去看望自己,齐少菲却找了石德宝家。石德宝不让柏铃追问齐少菲这些天去哪儿。齐少菲举起酒杯向全家人保证,以后要回头是岸,重新做人。饭后,齐少菲悄悄拿出一张写好的保证书,要柏铃签字并按手印,怕自己再被送到警察那儿去。石德宝打开床下的箱子,拿出父亲留下的三个小人。石母劝石德宝重拾父亲的手艺,石德宝还在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