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德间,宫中尚促织之戏,岁征民间。”这一句话出自清代文学家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中,表面上是在说宫中尚此戏,而实际上却是在说宣德年间的皇帝的个人特别的嗜好。“促织”在中国古代之中,一般用来指蟋蟀,在民间也被称为蛐蛐。

  

《大明风华》里的朱瞻基:蟋蟀遍地走,画作不离手  第1张


  明宣宗朱瞻基画像

  古往今来,每一位皇帝都有自己的爱好,这本无可厚非。在上文中的明宣宗朱瞻基,就是一位特别喜爱玩蟋蟀的皇帝。此外,朱瞻基头上还顶着“投壶皇帝”和“书画皇帝”等等十分特别的外号,使得世人一旦谈及朱瞻基,就会想到他那广泛的兴趣爱好。

  明宣宗朱瞻基对玩蟋蟀痴迷于什么程度?倘若你生在明朝时期的宣德年间,如果想要为自己谋得一官半职,不需要你有多大的能力也不需要你有多强大的背景,你只需要拥有一个东西——蟋蟀。一旦抓到了蟋蟀,那么你就能够成功得到别人穷极一生都无法拥有的东西,但前提是你抓到的蟋蟀是一只健壮的蟋蟀。

  

《大明风华》里的朱瞻基:蟋蟀遍地走,画作不离手  第2张


  《宣宗行乐图》

  距离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的尊贵地位,你只差一只蟋蟀。怎样,心动吗?

  然而,将抓到的蟋蟀献给朱瞻基同样也是一件喜忧参半,得失也掺半的事情。假若进献给朱瞻基的蟋蟀在进献的路上如果倒霉,没有成功将蟋蟀养活,亦或是在朱瞻基手上没活几天就死了,那么你的下场和结局也离掉脑袋不远了。俗话说得好,富贵险中求,为了财富和地位,还是有很多人为此前仆后继。

  

《大明风华》里的朱瞻基:蟋蟀遍地走,画作不离手  第3张X


  朱瞻基游玩场景

  “帝酷好促织之戏,遣取之江南,其价腾贵,至十数金。时枫桥一粮长,以郡督遣,觅得其最良者,用所乘骏马易之。妻妾以为骏马易虫,必异,窃视之,乃跃去。妻惧,自经死,夫归,伤其妻,且畏法,亦经焉”——《明朝小史·卷六宣德纪》

  除去沉迷于玩蟋蟀之外,朱瞻基还十分好房中术。朱瞻基曾经向宫中的太医索要关于房中之事的书,但是太医却婉拒了朱瞻基,并且还劝谏朱瞻基。被拒绝后的朱瞻基对此十分不满,于是立即下旨将这位太医偷偷关了起来,等到朱瞻基气消了之后这位太医才被从监狱中放出来。

  

《大明风华》里的朱瞻基:蟋蟀遍地走,画作不离手  第4张


  朱瞻基的画像

  如果你是生活在宣德年间的一名和尚,那么恭喜你,你即将走上人生巅峰。无论是财富还是地位,得到简直是轻而易举,得到的封号也是五花八门,像什么大慈法王、西天佛子,亦或是国师,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得不到的封号。对于已经建好了的寺庙,朱瞻基也十分贴心,下旨大面积扩大寺庙的领地。对于那些陈旧的寺庙,朱瞻基也很大方的下旨盖新的,对此乐此不疲。

  朱瞻基膝下子嗣绵薄,为此这位皇帝也十分忧愁。上古时期就有着“人来自瓜”的传说,“瓜”也着“多”的意思。而在民间老鼠有着“子神”之称,朱瞻基便开始钻研老鼠和瓜,瓜鼠结合即为“多子”,由此朱瞻基就画下了《苦瓜鼠图》。

  

《大明风华》里的朱瞻基:蟋蟀遍地走,画作不离手  第5张


  《苦瓜鼠图》

  除去钻研老鼠之外,朱瞻基还对猫兴趣浓厚。宣德四年时,朱瞻基曾作《壶中富贵图》,画中铜壶花器虚悬,花器中仅仅只有几朵花和绿叶,地上放着椭圆三足洗还有一只慵懒可爱的猫。可见朱瞻基这位“书画皇帝”的兴趣爱好之广泛,也算是明朝时期一位文艺男子。谈及朱瞻基的其他画作,还有《扇面画松下读书图》。顾名思义,这幅画作被创作于扇面上,可见朱瞻基这位皇帝的别出心裁。

  

《大明风华》里的朱瞻基:蟋蟀遍地走,画作不离手  第6张


  朱瞻基的剧照

  大明宣德三年,朱瞻基还参与设计了铜香炉,即“宣炉”,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运用风磨铜而铸成的铜器。朱瞻基在宣德炉的设计也十分上心,工匠们先是精选出符合的适用对象,再制定图样和款式,这些朱瞻基都要一一过目。等到朱瞻基对工匠制作出来的样品满意了之后,才能够开始铸造。

  

《大明风华》里的朱瞻基:蟋蟀遍地走,画作不离手  第7张


  《大明风华》中的朱瞻基

  虽然朱瞻基是在后世中口碑比较好的一位皇帝,但是这位皇帝也因为自己的个人爱好而劳民伤财,甚至还导致很多人家破人亡,这就显然不是所谓的“仁君行为”。并且朱瞻基废后这一风波,也成为了他的污点,也为世人所诟病。总得来说,朱瞻基是一位称职的皇帝,也为大明王朝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宣德之治”也成为了明朝时期的黄金时代是,深受后人敬佩和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