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姚远请求参加追捕蟾蜍和眼镜蛇的行动,蟾蜍和眼镜蛇要见面,甘平支队长接到了刘厅长的电话指示,警方准备按计划行动。金锐和姚远都喜欢尔瑞,姚远如愿得到了尔瑞的爱,尔瑞约好人来参加他们的新婚庆祝,姚远和金锐在执行任务,被抓的毒枭勒住了姚远的脖子,姚远坐的车失去了控制,金锐开枪将车胎打爆,车停下来后毒枭云汉引爆身上的炸弹,姚远和云汉由于爆炸死亡,金锐感觉都是自己的失误。

  刘厅长知道此事后十分生气,他让金锐脱去警服,他最爱的就是警察这个职业,金锐求他给自己一次机会,这次行动也算是次失误。福寿胡同惨案上了报纸,一些有志青年纷纷报考警官学校。姚远的死让金锐陷入痛苦之中,当时金锐没有对云汉进行搜查才情致炸弹的引爆,他被追认为烈士,金锐由于过错被调离了缉毒大队,他被记大过处分,到省警官学院担任教官。

  六个月后,金锐想着如何洗刷罪过,让他没想到的是院方任命他为新生四中队的中队长,而副中队长便是他的旧日恋人宋尔瑞,两人在学校见面后发生了争吵分享者电视。曹原去警官学校报到时被人用车撞翻了他妈的水果摊,林溪也来到学校报道,行长陈恒也带着儿子陈嘉桐去了学校,他让金锐对陈嘉桐严加教育。

  陈嘉桐下车后见到了焦饶饶,他们都是被家长逼迫来的,她想请他吃饭,曹原看到他们去了四海饭店,林溪也在那里吃饭。警校新生邱大任在冯叔的安排下有机会去四海饭店,史老板让他饿的时候找冯虎,邱大任不小心撞到人后被打一顿,他拿出警院新生的报道证。

歹人将邱大任的报道证撕碎,陈嘉桐和焦饶饶看到后过去帮忙,双方在四海饭店里打起来,曹原也出手帮忙,冯叔躲在一旁暗中观察着,警察来到后他们停止了争吵,他们都被派出所的警察带走。金锐收到消息后去派出所里接几位新生,他见到他们后对其进行教育。

第二集

金锐一人从派出所回来,他对于打架的学员提出要严肃处理,省警官学院领导研究处理意见,领导让金锐先把他们领回来,周老师对金锐进行劝说。高院长来到宋尔瑞家中,他让她帮忙劝说金锐,还希望她尽快地从姚远的事情上解脱出来。

  在宋尔瑞的劝说下金锐感觉有些难办,他希望能再次被调回市局。金锐当年随领导参加罗伯特讲座时被请到台上演讲,罗伯特将那枚章送给金锐,还将那根跟随他一起三十多年的教鞭送给他。

  金锐提出要带曹原和陈嘉桐,他拿出那根罗伯特赠予的教鞭。宋尔瑞从派出所将他们五人带出来,金锐对他们进行教导,陈嘉桐被罚做六十个俯卧撑,他们将要接受更艰苦的训练,金锐清楚他们的情况,他再次强调了纪律,他们带着行李去了训练基地。

  邱大任在宿舍里说起那天他进屋之事,他还被人起外号为邱大骆驼。金锐拒绝了军队里来的教官,他要亲自带着警员们训练分享者电视,还弄了大红旗扎在训练营地,金锐任命吴爽当班长,陈嘉桐对宋尔瑞有好感。金锐做梦都想抓获云峰,蟾蜍一直神出鬼没,他半年多一直躲着不露面,他清楚行规。

  云汉的死让云峰等人再难见到蟾蜍,云峰准备安心潜藏起来,凯子也没见过蟾蜍,他说起宋尔瑞和姚远结婚之事,他分析应该是蟾蜍想借云汉之手嫁祸警方。陈嘉桐在负重跑步时跑在最前方,他还故意加重了负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