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面上写着1933年长沙,可是车站牌子上居然有铁路的徽标,这个徽标是1950年才设计并启用的。

陈皮把枪放在桌子上,注意,枪把儿是朝向桌子外侧的。

紧接着的镜头,枪把儿却是朝向桌子里面了。

注意,广告牌上的电话号码是五位的。据记载,1976年以前长沙市电话号码全部是4位数,1976年才升为5位数,本剧时代背景是民国时期。

二月红在墓室里点燃了这支蜡烛。

紧接着的镜头,他把打火石收起来了,可是他身后的蜡烛居然也亮起来了,谁点燃的?

佛爷和八爷在检查大缸,注意他身后的木棍在电线旁边。

紧接着的镜头,电线却在木棍上绕了一圈。

张副官和陈皮比武,注意,张副官的帽子离碗很近。

紧接着的镜头,帽子和碗的距离变远了。

刘长官拍得一件拍品,礼仪小姐把东西给刘长官送了过去。

当佛爷和八爷去拿自己的拍品时,礼仪小姐却说饭店有规定等离店时才能拿。这个规定难道是只针对佛爷的?那刘长官当时就拿了怎么说?

二月红给丫头梳完头照镜子,注意,丫头的头发全在后面。

紧接着另一个角度的镜头中,她的头发却有一缕在前面。

茶几上放着一封信,注意,信封压在信纸上面。

紧接着的特写镜头,却变成信纸压在信封上面了。

二月红拿着邀请函给丫头看,注意,他拿着邀请函的底部。

紧接着的特写镜头中,他却拿着邀请函的中部。

陈伟霆扮演的佛爷去救八爷,和敌人打斗时有一个从楼梯上往下冲的镜头,很明显佛爷用了替身。

张副官准备点火,注意,火柴盒上竟然写着“传统火柴,经典怀旧,创新包装,安全环保”,民国时期就用简体字了吗?而且那时候就有环保意识了?

尹新月遇险,佛爷来救她,注意,佛爷抱着她的时候,她穿的是平底鞋。

当把她放下之后,她穿的却是高跟鞋了。

陆建勋要到班房去会陈皮,可是这班房怎么和八爷家的香堂一模一样呢?看来剧组很会省钱呀。

这是八爷家的香堂。

二月红飞身救丫头的时候,很明显这是他的替身。

二月红给丫头解绳子,注意,二爷走过来之前绳子是这样打结的。

二爷要帮她解时,绳结竟然变了。

佛爷用棍指着八爷问他话。

紧接着的镜头,佛爷把棍放下了。

镜头再次切换,又变成佛爷用棍指着八爷了。

摄像师挽着二月红的胳膊给二夫人做示范,注意,他的右手是放在左手上面的。

紧接着的镜头,却是右手放在左手下面的。

裘德考先生给二月红的妻子量血压,注意,这个血压计是SMIC公司的,本剧时代背景是民国时期,而SMIC这个公司是2000年成立的,呵呵,这个血压计是穿越来的吗?

张启山和老人家说话的时候,头发很短。

紧接着他让老人家带他到山洞,这时头发竟然变长了很多,他的头发长的也太快了吧?一天时间都不到。

佛爷告诉二月红,拍卖会上要拍卖鹿活草,这是二月红一直找的能为夫人治病的药。

可是八爷却把鹿活草说成了佛仙草,他说等拍到佛仙草之后夫人的病就有治了。这个八爷,怎么满嘴跑火车呀。

九爷告诉佛爷,拍卖会一周后就开始了。

得到消息后,佛爷让九爷等会他,然后他自己去找二月红说拍卖会的事,可是到了二月红家,他却告诉二月红拍卖会是三天后,不是一周后吗?佛爷记性太差?

二月红让徒弟给张启山送封信,注意信封上的字迹。

但他徒弟去送的时候,信封上的字迹却变了。

张启山在山洞里昏迷了,注意,他的头发很乱。

当八爷把张启山从洞里拖出来后,他的发型变得很整齐了,难道昏迷中他还不忘喷点摩丝?

张启山在查看这些人的死因,注意,这个人的脖子上什么都没有。

紧接着的镜头,八爷也来查看,这个人的脖子上却突然多了一块黑布。

陈舵主坐在桌子旁,注意,烛台离他很远。

紧接着的镜头,烛台和他的距离近了。

随即镜头再次切换,烛台离他又远了。

张启山把日本人的头领给杀了,注意,两个楼梯旁各躺着一个死人。

紧接着的镜头,张启山站起身,楼梯旁的死人竟然瞬间消失了。

二月红的密室难道是建在水族馆底下?怎么上面还有鲨鱼游来游去?

张启山的手下去打开棺材的时候,没想到触动机关导致右臂整个被夹掉了,但他倒地的时候,明显看出胳膊其实是藏到了衣服里面。

张启山背上被人砍了两刀,注意,伤口是平行的。

紧接着的镜头中,伤口却变了样子。

值班员发现有个人死在了火车上,注意,他的领带并没有打好。

随后,张启山接到报告来查看时,这个人的领带却是打好的,火车窗户和门都被封死了,谁帮他打的领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