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阿涩

  作为2019年压轴出场的台剧《想见你》,在《庆余年》《大明皇妃》《锦衣之下》等古装剧的左右夹击下成功突围,不仅在微博引发网友热议,更是以9.2的豆瓣评分,排在2019年华语剧豆瓣评分的第二位。而排在第一位和第三位的同样是台剧,分别为《我们与恶的距离》(9.5)和《俗女养成记》(9.1)。

  

被《我们与恶的距离》“打回现实”的台剧,全面复苏于2019年?  第1张


  2019年,台剧交出的这份成绩单着实漂亮,一扫多年来的颓靡之势。而一年的华丽蜕变并非是几部优质剧集的偶然上映,在这背后,是八年多的漫长蛰伏与不断试错,包括三年来从内容创作到制作模式的革新。

  在内容方面,台剧将创作重心转移到个人生活与社会现状上,比如以社会舆论与家庭关系为议题的《我们与恶的距离》、探讨人性挣扎与都市婚姻观的《我们不能是朋友》等剧;在制作模式上,台剧由曾经的自制转向与HBO、Netflix、FOX等国际平台展开合作。

  由此,沉寂十年的台剧市场终于在2019年迎来复苏,虽不及曾经的高光时期,但其自我觉醒的创作态度,仍为内地剧集市场做了表率,为华语剧创作带来了更多可能性。

  2020年伊始,让我们一起回顾去年悄然崛起的台剧。

  梦幻童话被打回现实,台剧奋力开拓新题材

  以2001年《流星花园》为始,以2011年《我可能不会爱你》为终,台湾偶像剧以童话般的唯美爱情故事,以及相对于内地而言更加成熟的造星体制,经历了十年辉煌。

  

被《我们与恶的距离》“打回现实”的台剧,全面复苏于2019年?  第2张


  在这之后,大陆娱乐产业链逐步完善,两岸之间经济实力的差距愈发明显,台湾一线艺人纷纷转战内地,造成台湾本地人才流失,再加上“台式偶像剧”囿于套路的夸张台词与玛丽苏剧情,渐渐磨灭了观众的热情,导致台剧逐步没落。至今,已近十年。

  因此,《我们与恶的距离》《俗女养成记》《罪梦者》《想见你》等一系列2019年接连上线的台剧,其新颖的叙事风格与更具人文关怀的故事内容,难免让与台剧久违了的观众大吃一惊。剔除生活中的梦幻泡影,台剧将现实生活的血肉撕裂开来,牢牢抓住了观众的心。

  《我们与恶的距离》借由一场大规模无差别枪击杀人事件,将所有相关人员的命运——凶手、凶手的亲人、受害者、受害者家属、媒体和律师团队……交织在一起,探讨了社会舆论、原生家庭,以及人情与法律、正义与善恶等多重话题。

  

被《我们与恶的距离》“打回现实”的台剧,全面复苏于2019年?  第3张


  《我们与恶的距离》

  洞察人心、关照社会,《我们与恶的距离》勾勒真实群像,以不同关系者的视角审视社会的多重切面,发挥更加广泛的辐射力。

  《我们与恶的距离》直击社会痛点,“高”而“广”,《俗女养成记》则讲述了一个女人的成长史,“深”且“透”。

  39岁的陈嘉玲,没房没车没老公没小孩,还丢了工作,正式加入女loser的行列。当年不惜引发家庭革命也决心要离开家乡的她,在台北奋斗了近二十年,换来了一场空。《俗女养成记》用浪漫主义笔触描绘深刻现实生活,将“梦想”“爱情”“未来”“拼搏”等字眼融入进故事的夹缝里,由看客采摘出平凡人两难选择中的朴素追求。

  

被《我们与恶的距离》“打回现实”的台剧,全面复苏于2019年?  第4张


  《俗女养成记》

  除了内容表达上的深刻与写实,我们还可以看到台剧在类型上的创新。

  比如近日在腾讯播出的《想见你》,就进行了爱情、悬疑、校园、奇幻等多类型的糅杂。剧中黄雨萱和李子维穿越不同时空的爱情动人心弦,时空交叉带来的推理游戏格外烧脑,黄雨萱面对挚爱离世无法自拔的揪心现实引人深思。因此,并非简单的排列组合,《想见你》类型糅杂的完成度极高,带给了观众别样的体验。

  

被《我们与恶的距离》“打回现实”的台剧,全面复苏于2019年?  第5张


  《想见你》

  除此之外,还有以偶像剧为外壳,讨论现实婚恋观的《我们不能是朋友》,以及融入奇幻元素的悬疑黑帮剧《罪梦者》,皆在内容表达与叙事类型上有了全新的尝试和突破。

  其实,台剧对新题材的开拓早在2016年就已经初见苗头了。

  台湾知名导演王小棣联合7位导演一起成立了“植剧场”,由老一辈扶持新一代,确定了“爱情成长、惊悚推理、灵异恐怖、原著改编”四项全新主题,推出了《恋爱沙尘暴》《天黑请闭眼》《姜老师,你谈过恋爱吗》《荼蘼》《花甲男孩转大人》等八部短剧,以突破当时台剧类型单一、主题单薄等颓靡现状。

  

被《我们与恶的距离》“打回现实”的台剧,全面复苏于2019年?  第6张


  因此,2019年台剧的复苏之势并非偶然,而是台剧专注开拓新类型与新题材的几年经验里,呈现的一次全面爆发。

  HBO、Netflix、FOX等平台拓展亚洲业务,助力扩大台剧市场

  饶是台湾电视剧创作者再自我推翻、孤注一掷,没有资金上的帮助与成熟制作经验的加盟,也无法将台剧拉出逆境,毕竟经济发展的滞后与制作上的弊端并非一日之寒。而近几年HBO、Netflix、FOX等平台在亚洲业务上的拓展,恰好为台剧市场的盘活助了一把力。

  “植剧场”推出的八部剧便于同年售至Netflix,极大拓宽了台剧的销售市场。

  今年的《我们与恶的距离》由台湾公视与HBO合作出品,《想见你》由台湾中视与FOX联手推出,《罪梦者》则是Netflix打造的第一部华语原创剧集。另外,还有与HBO合作的《猎梦特工》,与FOX合作的《第四名被害者》,与Netflix合作的《彼岸之嫁》等台剧等待播出中。

  

被《我们与恶的距离》“打回现实”的台剧,全面复苏于2019年?  第7张


  《罪梦者》

  可见,HBO、Netflix等国际平台着手制作华语剧集,台剧成了首选。外资的注入可以为台剧提供制作经费,填补本土市场的入不敷出,在制作上,也可以更加工业化、流程化,以便打造新类型的华语剧集。

  其实除了台剧以外,FOX还与香港团队推出过《东方华尔街》《心冤》,两部作品均在腾讯视频上线。可以看出,其播出效果明显没有同国际平台联手的台剧更好一些。但这两部剧在类型模式上,也为华语剧创作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今后能否迎来港剧的复兴,也不无可能。

  

被《我们与恶的距离》“打回现实”的台剧,全面复苏于2019年?  第8张


  台剧是华语剧集的重要组成部分,《京华烟云》《一剪梅》《梅花三弄》等催人泪下的苦情剧,尽显台式婉约剧作风格;《流星花园》《恶作剧之吻》《王子变青蛙》等风靡一时的偶像剧,其中极具标签化的人物形象,承载着一代人的青春回忆;以及早于2003年便推出的《第8号当铺》这类风格迥异的魔幻剧。尽管这些剧集风格大部分早已不具备市场竞争力,无法满足观众需求,但仍证明了台剧在内容自制上的一定实力。

  台剧自我变革成立的“植剧场”皆取材于台湾本土,从时间上贯穿了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至今,从空间上既有繁华的城市景象,又有朴实的农村样貌,剧情从多角度指戳社会痛点,融合了台湾本土印记,足以见得台剧的高质量创作能力。

  

被《我们与恶的距离》“打回现实”的台剧,全面复苏于2019年?  第9张


  《我们不能是朋友》

  因此,台剧的本土特色以及多年来的文化变迁,其自制内容吸收“奇幻”“悬疑”“黑帮”“推理”“越狱”等多种元素似乎不费力气,加上国际制作平台特有的叙事模式与画面质感,台剧重见曾经的盛景也并非全无可能。更重要的是,在与国际平台开发制作华语剧集这条路上,台剧已经走到了前面,并且已于2019年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

  2019年,内地凭借独特的文化根基,在古装剧上探索出了新颖的叙事模式或类型,比如《长安十二时辰》。但若缺少了台剧般破釜沉舟创造优质内容的勇气,2020年可能要继续在口碑上逊色一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