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的亲子饭》是东海台制作的深夜剧,由阿部雄一执导,清水有生担任编剧,真矢美纪主演,于2017年10月7日开播

东京大田区,在羽田机场附近一处可以称之为乡下的地方,有一间叫“九十九堂”的旧书店。书店以漫画为中心搜罗了各种旧书,顾客群广泛。店主九十九樱平静地过着日子。旧书店深处有一间被唤作“休息室”的房间,那里常聚集着一群不知来自何方且无处可去的人。店主阿樱不深究这些人的来历,而是端出亲子饭款待饥肠辘辘的他们,而且亲子饭对任何人都是免费的。无处可去的人们在填饱肚子的同时,内心也得到了温暖。他们渐渐地把自己的事说给阿樱听。阿樱静静地听着,有时也会和他一起流泪。她的口头禅就是:“想哭的时候尽管哭吧。因为落下的泪珠会开出幸福之花。”来吃亲子饭的人中,有因复杂的家庭环境而烦恼的女老师,有杀过人、从少年管教所里出来后仍寻找“爱”的少年,有在公司失去地位的自闭男性。人人都有各种的故事。而阿樱自己也有必须面对的悲伤往事。


日剧名:《樱的亲子饭》

又 名:阿樱的亲子盖饭;さくらの親子丼

集 数:8集

导 演:阿部雄一;木内健人

编 剧:清水有生

樱的亲子饭演员表:真矢美纪;吉本实忧;本仮屋唯佳;塚田僚一;今井悠贵;矢野浩二;浅川梨奈;柳美稀;河野洋一郎;飯沼千恵子

《阿樱的亲子盖饭/樱的亲子饭》分集剧情简介1-8全集大结局

《阿樱的亲子盖饭/樱的亲子饭》剧照图片

日剧阿樱的亲子盖饭剧情介绍:

东京大田区,在羽田机场附近一处可以称之为乡下的地方,有一间叫“九十九堂”的旧书店。书店以漫画为中心搜罗了各种旧书,顾客群广泛。店主九十九樱平静地过着日子。旧书店深处有一间被唤作“休息室”的房间,那里常聚集着一群不知来自何方且无处可去的人。店主阿樱不深究这些人的来历,而是端出亲子饭款待饥肠辘辘的他们,而且亲子饭对任何人都是免费的。


分集剧情


《阿樱的亲子盖饭/樱的亲子饭》分集剧情简介1-8全集大结局


《阿樱的亲子盖饭/樱的亲子饭》剧照图片


无处可去的人们在填饱肚子的同时,内心也得到了温暖。他们渐渐地把自己的事说给阿樱听。阿樱静静地听着,有时也会和他一起流泪。她的口头禅就是:“想哭的时候尽管哭吧。因为落下的泪珠会开出幸福之花。”来吃亲子饭的人中,有因复杂的家庭环境而烦恼的女老师,有杀过人、从少年管教所里出来后仍寻找“爱”的少年,有在公司失去地位的自闭男性。人人都有各种的故事。而阿樱自己也有必须面对的悲伤往事。


日剧阿樱的亲子盖饭/樱的亲子饭分集剧情介绍


阿樱的亲子盖饭/樱的亲子饭分集介绍第1集剧情


在东京大田区位于羽田机场附近的街区有家旧书店名叫“九十九堂”,店主是九十九樱。旧书店的深处有一间休息室,在那里,阿樱为无处可去的顾客们提供免费的亲子饭。离家出走的少女二宫浅见每天与正木理惠等人做着不法行为,昏昏噩噩地打发着日子。这天晚上,她们为躲避坏人逃到公园。就在二人腹内空空时,理惠想起听说附近有个免费吃亲子饭的地方,于是她们找到九十九堂。在休息室里有从少年院出来后为帮妹妹实现偶像梦而努力工作的君冢达也,有擅长画画却患有人际交往困难症的玉轩玄,还有不良少年和孤独症患者。对于突然到访的浅见和理惠,阿樱并不深究她们的来历,而是端出温暖的亲子饭。但当浅见提出借宿一晚时,阿樱却断然回绝了。浅见被亲子饭的美味感动,偶尔还会来休息室。这天,在休息室,她向达也说了自己的身世。她一岁时差点被生母所害,是一个高中生服务员救了她,但那个少年却受连累被杀。听到这话,阿樱呆呆地僵立在那里。实际上,阿樱的儿子正是因卷入那个案件而死的。阿樱的亲子盖饭/樱的亲子饭分集介绍第2集剧情


数年前曾经在九十九堂的休息室吃过亲子饭的佐伯风花带着三岁的女儿来旧地重游。阿樱打听她的近况,风花说现在她有交往对象,而且打算和对方同居。虽然风花做出幸福的样子,但浅见却觉得不对劲儿。她以前曾在公园看到过冲打秋千的女儿发火的样子。而风花吃亲子饭的方式也引起阿樱注意。阿樱告诉俊太,16年前杀死她儿子悠平的少女就是浅见的母亲。这奇妙的命运让俊太吃了一惊,很担心阿樱与二宫一起住会不会不安全。然而,阿樱说浅见是悠平拼命守护才活下来的,所以她要继续保护浅见。另一方面,借住在朋友公寓的风花被赶了出来。正如浅见所料,风花的生活并不幸福。因为她是个带着孩子的单身母亲,找不到包住宿的工作,连风俗店也不雇她。走投无路的风花对女儿非常粗暴。这天,浅见带着阿樱做的食物来看望风花,却看到了难以置信的情景。


阿樱的亲子盖饭/樱的亲子饭分集介绍第3集剧情


阿樱的女儿恭子离开老家“九十九堂”后,到杂志做了编辑。她正在采访一起未成年少女私刑案件。加害者被判进少年院一年,出来后仍旧到处游荡。而被害者因被人认错而遭受私刑,脑部受伤严重,至今处于昏迷中。恭子目睹加害者理惠与不良少年团伙搞在一起做违法的事。当时浅见也在现场。为了商量给哥哥做法事,恭子回到久别的家中。她不赞同母亲为居无定所的人准备亲子饭。当看到浅见后,恭子追问理惠的联络方式。阿樱看到那情景感到不安。这天,阿樱发现三个小学生身上有被班主任老师掐出的瘀青。这时,班主任御代川由希也来了。由希责备阿樱收留学习差、不上学的学生,然后把孩子们带走了。但是后来由希又来到九十九堂,请阿樱给她做亲子饭。由希的头发剪短了,整个人的样子都变了。看着由希默默吃亲子饭的样子,阿樱产生了一丝违和感。


阿樱的亲子盖饭/樱的亲子饭分集介绍第4集剧情


一位名叫峰子的女士造访九十九堂,她是患进食障碍的小学老师御代川由希的母亲。峰子觉得休息室里净是些怪人,当听阿樱说由希居然在这里吃过亲子饭时,更是惊诧莫名。她警告由希再不要靠近九十九堂,但是,不久后她得知由希从银行和金融公司借了大笔款子时震惊不已。这时,阿樱从俊太拿来的杂志上看到恭子在采访未成年少女伤害案。那个案子的加害者是浅见的同伴、不良少女理惠。看了恭子的报道,理惠才知道被害人至今仍昏迷未醒,感到非常痛苦。浅见出言相劝,理惠却说她不明白自己的心情。浅见便说出自己的母亲也是杀人犯,二人抱头痛哭。另一方面,由希一直忍受着峰子的压制,饱尝痛苦的她终于发展到无故不到校上班的地步。这天,阿樱接到警察打来的电话,听说警方在搜查风俗店时,发现由希也在与风俗店相关的人中。由希向阿樱求助,她说出了由于峰子过度干涉而造成她们亲子关系扭曲的事实。阿樱安慰痛哭的由希时,发现她手腕子上有割腕的痕迹。为帮助已陷入绝境的由希,阿樱到御代川家和峰子谈判。


阿樱的亲子盖饭/樱的亲子饭分集介绍第5集剧情


阿樱打扫了已故儿子悠平的房间,恭子以为是自己的话才令母亲把哥哥生活过的痕迹全抹掉,因此非常难过。俊太拼命想安慰恭子,结果一不小心说出二宫浅见便是杀死恭子哥哥的凶手的女儿。恭子闻言大怒,绝不允许凶手的女儿进自己家。然而,阿樱却说浅见是悠平用生命保护过的人,且要求恭子绝不可对浅见说出此事。不料,浅见却偶然听到了她们的对话。深受打击的她哭着离开了九十九堂。浅见无颜回阿樱的家,只好与理惠等不良少年们为伍。自暴自弃的理惠身体每况愈下,浅见只得去向阿樱求助。理惠在九十九堂养病时,阿樱得知她就是恭子追踪报道的伤人案的加害者。理惠因为受害人至今仍昏迷不醒而自责,对此,作为同样是未成年人引起的案件的受害者,阿樱向理惠讲了自己的心情。听了她的话,理惠与浅见决定采取行动。


阿樱的亲子盖饭/樱的亲子饭分集介绍第6集剧情


浅见知道了自己与阿樱的渊源后,阿樱不知该如何与浅见相处,只得回避。这时,恭子回到九十九堂。得知阿樱收留浅见的真实原因后,恭子作为记者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见樱子突然对浅见冷淡起来,恭子劝说她不要如此。另一方面,浅见听说俊太的肉店缺少打工的,便到那里工作。这天,经常出入休息室的刚志西装革履地出现在大家面前。但是这天阿樱没有为刚志做亲子饭,反而说既然他要出去找死那么她不会让他吃亲子饭。原来,刚志是被黑道大哥选中去刺杀团伙的年轻头目。刚志愤愤不平地离开九十九堂,浅见放心不下,阿樱对她说起了刚志悲惨的往事。刚志一家乘车坠海,只有他一人幸存,他心中始终放不下死去的亲人们,总想早点死,好和亲人们团聚。浅见担心刚志,第二天一早到刚志的公寓探望,结果发现了令人震惊的事。


阿樱的亲子盖饭/樱的亲子饭分集介绍第7集剧情


最近,点阿樱的亲子饭人变少了,来休息厅的少年们热衷于乒乓球大赛,几乎忘记了阿樱的亲子饭。他们热火朝天的样子,也吸引了浅见的关注。就在这时,在社交网络上看到桌球大会消息的少年东海林直晃来到九十九堂,阿樱的亲子饭再度开张。实际上,直晃宅在家中时对母亲美春暴力相向。走投无路的美春在网上找到自立支援机构咨询,不顾直晃的抵抗,半强制性地把他送进教养机构。其实,自立支援机构在恭子供职的编辑部里也是一个热门话题。现在,这类替父母管教子女的使孩子自立的机构越来越多,其中有一些是收费高昂却不采取正确教育措施的黑心企业。恭子对此进行了采访。在她采访中,她看到了正忍受着残酷训练的直晃。数日后,直晃再次到阿樱的书店吃亲子饭。直晃狼吞虎咽地吃下了亲子饭,然后怎么都不愿意回去。但阿樱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让直晃离开了。直晃离开时,正好与恭子擦肩而过。恭子对母亲谈起直晃的事以及他所在机构的情况,阿樱很后悔让直晃走了。第二天,阿樱和恭子一起潜入教养机构。


阿樱的亲子盖饭/樱的亲子饭分集介绍第8集剧情


阿樱因受到投诉而被捕的骚动终于告一段落。在拉面店,阿樱问起浅见养父母的情况,浅见说出了自己的不幸经历。阿樱劝她说那样的地方就不要回去了。从网上的情报中,恭子发现在悠平事件的新闻报道下有以“犯人住在我们的小区”为题的评论。案件的犯人正是浅见的亲生母亲。文章中还登出了她所工作的小吃店的图片。阿樱和恭子思考再三,还是决定把此事告之浅见。突如其来的事件令浅见不知所措。自她与阿樱共同生活以来,她看到了各种各样的母亲,所以,浅见决定与亲生母亲见面,把想说的话说出来。在恭子陪同下浅见来到小吃店。她的母亲花菜子迎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