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弦》是根据安宁同名小说改编,聚美影视和思美观达影视联合出品的都市商战情感剧,由黄天仁执导,张翰、张钧甯、张嘉倪、经超领衔主演,周奇奇、金泽灏、郭子千、梁大维、季肖冰、马秋子、李昕哲、潘仪君联袂主演。该剧讲述了占南弦与温暖从懵懂青春纯恋,历经十年分离波折,再度相守相知、破镜重圆的浪漫爱情故事。该剧于2018年4月30日在湖南卫视金鹰独播剧场首播,并在腾讯视频、优酷视频、芒果TV同步播出。

温暖的弦剧情介绍_温暖的弦分集剧情介绍第

剧情简介

占南弦敏锐洞察到高科技国产高精尖的发展趋势,与同学合伙集资创建了浅宇,在高科技行业创业只有10%成功率的情况下,浅宇经过了各种风浪,最终成功上市。温暖毅然决然辞掉英国某知名创投公司的工作回国,来到浅宇并靠自己的实力当上了总裁特助。

原来温暖和南弦曾是一对恋人,由于误会而分手,温暖回来一方面帮助南弦创业,另一方面挽回和南弦的爱情。在经历了冷氏招标案、益众挖角事件、代理商纠纷等事件之后,南弦和温暖不仅迎来了美好的爱情,还携手压制了不良竞争,净化了整个行业,让高科技行业在更加健康的环境下稳步发展。


第1集

  职业白领温暖在英国生活了七年之后准备回国发展,富二代朱临路帮其介绍工作,温暖成功入职占南弦的浅宇公司。三个月后温暖成为总裁助理候选人,她却坦白男友在竞争公司中,没想到南弦还是选择了她。温暖的姐姐温柔自责这么多年没有照顾好妹妹,然而温暖脑中却有一段割腕的记忆。临路抛开二叔的打压打算自筹资金收购阿尔法公司,他只好像好友求助。温暖吃饭时偶遇南弦和其女友一心,临路趁机大秀恩爱。南弦也有意收购阿尔法公司,温暖得知后一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


第2集

  临路对温暖痴心一片,他化身小跟班每天接送温暖上下班。温柔突然找到南弦,原来温柔曾在向南弦表白过,然而表白失败的她竟然割腕自杀,温柔叮嘱南弦不要伤害到温暖。南弦质问温暖为何要来浅宇,温暖却急忙谎称自己是代中的卧底。温暖全权负责阿尔法公司冷总的视察活动,心同心存嫉恨故意销毁接待计划,结果自己险些酿成大祸。经过竞标环节,浅宇和代中纷纷入选。温暖和助理打闹不慎扑入南弦怀中,一旁的心同却趁机对温暖推搡。


第3集

  南弦应邀参加慈善晚宴,他要求温暖陪同并送她一套礼服,一心得知后也忙着去挑衣服。南弦带着盛装的一心来到会场,温暖被争相采访的记者险些推到。舞会开始,临路和温暖跳舞却突然将其推入南弦怀中,一心气愤十分吃醋。冷总突然抬高收购价格,南弦坚持收购和合伙人发生争吵。一心故意来到南弦办公室,她以南弦女友的身份向温暖宣战。一心下楼与心同撞见,心同把一心来到一旁,两人准备合作共同对付温暖。


第4集

  冷总宣布了竞标的结果,信心十足的南弦意外落选。南弦决定给温暖放假带其回到英国散心,温暖旧地重游思绪被打开,一幕幕恋爱时候的画面出现在脑海中。临路突然得知阿尔法核心人员离职的消息,他质问冷总这是商业欺诈行为,冷总则有合法的说辞。南弦带温暖来到摩天轮观赏风景,南弦动情吻上温暖。临路指责南弦给自己设套,然而温暖偷听到一心和南弦暗中利用自己陷害临路。温暖陪临路发泄,温柔则手快将两人合照发到朋友圈,南弦看到非常生气。


第5集

  高访调侃南弦是看到温暖的朋友圈吃醋,一心想起自己曾私下托人把标底交给临路。温暖质疑南弦和一心联手把自己耍了,话里藏着怨气。温柔喝醉将南弦认成临路,一股脑将临路对温暖的心思说破。潘维宁约温暖吃饭,殊不知一切都是一心刻意安排。南弦和温暖埋下猜忌和怀疑的种子,互相试探对方。潘维宁提醒一心只有南弦遭受实实在在的背叛,才能真正的让他对温暖生嫌隙。


第6集

  公司传闻南弦是为了温暖才把杜心同调走的,连管惕对南弦和温暖的关系也产生怀疑。临路出车祸急坏了温暖,路过的南弦失落离去。益众拒绝与浅宇签约,而代中的方案书跟浅宇相同,价格却更便宜。南弦惊觉问题出在公司内部,通过查找发现绝密文件是从温暖电脑中发出。对于南弦的误解,温暖百口莫辩伤心离去,一心眼见猜疑的两人暗自窃喜。温暖质问临路截了浅宇的大单,还对自己有所隐瞒。


第7集

  南弦不请自来,希望独自伤感的温暖找回状态,证明给那些质疑过她的人。南弦过去七年一直不明白当初温暖提分手的原因,温柔自责要不是因为自己,她们的结局就会不一样。温暖梦游吓坏了温柔,临路四处打听了解温暖病情。温暖重振旗鼓回到岗位,决定尽全力弥补跟益众签约。临路查账把财务部弄得人仰马翻,朱令鸿唯恐临路发现他们在账目上动了手脚。温暖熬夜做企划书,希望弥补损失与益众再度合作。


第8集

  温暖制作的合作企划书让潘总大加赞赏,顺利拿下益众下一季度合约。对于温暖的逆境翻盘,管惕道出了南弦的用心良苦。公司根据泄密邮件查出是研发部骨干郭如谦的账号,可管惕认为如谦不会做如此恶劣之事,经过查证心同承认偷了如谦账号泄密。温柔在临路的邀请下到代中做财务总监。本该被开除的心同却称自己怀有身孕让公司毫无办法。心同找温暖博取同情,却当众人的面故意摔下台阶。心同因此流产,温暖成众矢之的。


第9集

  温暖试图向郭如谦解释经过,但郭如谦却当众给她难堪。温暖和小岱上门探望心同,心同冷漠逼迫温暖辞职被当场拒绝。夜里温暖无法入眠,她不顾医嘱服下了安眠药,这一幕恰好被温柔撞见。代中的业务员水平低下,温柔恼怒不已当场发飙,幸好临路及时出现救场。温暖下班后失去联系,南弦四处找寻无果急忙通知温柔,温柔与临路也陷入慌乱。南弦猜测温暖的去处,他终于在天台找到了温暖。


第10集

  南弦回忆起他和温暖的往事,这时一心突然打来电话,南弦并未接听。南弦贴心陪伴温暖,鼓励她重新振作。小岱误以为温暖要离职,她痛哭着向南弦求情,管惕急忙安慰小岱。温柔招聘助理展开面试,面试者却十分奇葩。这时留睿前来报到,温柔见到他很是惊讶,原来两人曾在餐厅有过一面之缘。最终留睿通过面试,顺利成为温柔的助理。临路向南弦施压,逼迫南弦帮助温暖澄清事实。


第11集

  迟总监调查发现心同出具的流产报告是以前的,流产的谎言不攻自破。南弦下令开除心同和如谦,为了挽回局面,心同向一心求助却遭到拒绝。为表感谢温暖答应送南弦一个礼物,她原本打算亲手制作蛋糕,创意却遭到温柔吐槽。南弦发现一心与心同私下有联系,他意识到一心也参与了诬陷温暖的事,但一心并不承认。南弦生病在家休息,温暖上门送文件时被要求帮忙做饭,温暖只好留下。


第12集

  温柔陪留睿购买男装,留睿被温柔的美貌所吸引。温暖下厨给南弦做大餐,并帮南弦打扫卫生,在卧室内她发现南弦仍旧保留着旧时的物件。南弦夜里送温暖回家,这一幕被一心撞见。一心难过不已借酒浇愁,潘维宁不惜泼水逼迫她清醒。南弦特意买了小猪包送给温暖,却意外被小岱和管惕吃掉,南弦心中不满故意加大他们的工作量。临路向温暖解释邮件的事,两人终于握手言和。


第13集

  一心向南弦坦白自己联合心同搞鬼,温暖偷听到南弦原谅后十分生气。温暖陪客户喝酒险些把自己搭进去,南弦及时解围。温暖和南弦合唱歌曲竟然泪奔,南弦再次亲吻了温暖。一心谎称自己被跟踪,南弦无奈扔下了温暖去照顾一心。一心让人拍摄下南弦的照片并发到微博上制造舆论,温暖得知吃醋不已。


第14集

  临路看到微博心灰意冷准备退出,温柔劝他要坚持。南弦向高访坦白自己只是为了帮助一心,两人的恋爱关系是假的。一心约温暖出来解释南弦看望自己的的事,她对温暖冷嘲热讽并亮出钻戒,温暖强忍送上祝福。如谦求职屡次被拒,心同想到代中便去求温暖帮忙。原来管惕约小岱出来只是为了完善机器女友的数据,小岱误会对管惕娇羞示爱,结果管惕都没明白其中含义。


第15集

  临路借温柔生日与温暖共进晚餐,他答应让如谦来代中工作。温暖和临路亲密打闹正好被前来的南弦看到,南弦误会要走被温暖拦住,他质问当年温暖为何和自己分手,温暖欲言又止。留睿精心准备了一场演唱会,温柔感动并放肆演唱了一次。临路看到温暖如此反应也倍感失望,他无奈选择离开。


第16集

  如谦入职代中被临路选为骨干,临路还借机嘲讽令鸿。南弦冷落温暖并决定抢临路的客户,因为温暖和南弦分手后就选择了临路,南弦对此耿耿于怀。留睿对温柔的追求攻势更加猛烈,温柔担心留睿不是真正的喜欢自己,但是又无法掩盖自己的真情流露。一心时刻惦记南弦惹得潘维宁吃醋,她表明心意和潘维宁划清界限。


第17集

  一心拍戏时总觉得有人偷看自己,一眼认出父亲的背影。温暖按名单拜访客户,客户不约而同提到代中,这让温暖疑惑不解向南弦求教,南弦却轻描淡写谎称行业竞争。温柔抱怨浅宇挖走代中重要客户,温暖这才恍然大悟。温暖质疑南弦欺骗自己,抢代中客户是出于对临路的报复心理,南弦冷漠回应让温暖无言以对。南弦重提不堪往事,温暖还是不肯说出当年分手原因。


第18集

  留睿死缠烂打不明白温柔在担心什么,温柔却将他带到每次失恋常去的酒吧。面对温柔的拒绝,留睿动情的吻上去,温柔生气离开。临路为了争取客户焦头烂额,温暖心怀愧疚却无能为力。温暖偷偷吃安眠药被温柔发现,因不满南弦的做法递上辞呈。留睿给加班的温柔送来爱心咖啡,被路过的临路看到调侃。温柔将温暖吃安眠药的事告知临路,临路特意约温暖出来跑步散心。


第19集

  温暖和一心偶遇,孰料一心父亲突然现身。一心谎称是粉丝匆忙离开,却在与父亲争执中摔倒在地,温暖陪受伤的一心去医院,南弦闻讯赶来对一心嘘寒问暖,一心怕南弦瞧不起自己刻意隐瞒身世。温暖还是坚持辞职,并将两人曾经的定情信物归还给他。高访看着心痛的南弦提示他小心激将法过度就反作用了。临路加大财力支持研发部缩短周期,这让朱令鸿质疑他借此收买人心。


第20集

  临路父母早把温暖当儿媳妇看待,临路母亲拿出儿子珍藏的机票,温暖获悉临路借口去英国出差实际是专程飞去看她。管惕否认与小岱的恋爱关系,称其只是研究机器人女友的最佳模板,高访提醒他注意分寸不要让女生误会。中年男子偶遇温暖希望她给一心传话,原来他是一心亲生父亲,如今的他癌症晚期想向一心乞求原谅。管惕躲着小岱,小岱一头雾水。南弦通过调查得知跟踪一心的中年男子的真实身份



第21集

  一心前往医院的路上遭人跟踪,她毫不知情来到病房探望父亲,并承诺会倾力帮助父亲看病。一心离开医院时被记者围堵,关键时刻南弦现身将她救出。身世的秘密被揭穿,一心落泪向南弦解释自己的难处。在南弦的鼓励下,一心重新振作回到剧组拍戏,却频频遭到其他女演员的刁难。拍戏时一心被其他女演员泼水以及扇巴掌,但她始终隐忍。南弦来到剧组探望,他故意帮助一心立威。


第22集

  一心父亲在医院替女儿鸣不平,被网友拍下后引起轩然大波。为了避免谣言,一心举办记者会澄清真相。温暖情绪低落,临路故意耍宝逗她开心。次日网上出现帖子将温暖与南弦的旧情曝光,并诬陷温暖是揭穿一心秘密的主谋。一心父亲信以为真,他来到公司质问温暖。幸好南弦与温柔及时赶到,但南弦处处维护一心的样子让温暖大受打击。夜里温暖与温柔聊天,终于解开了多年的心结。


第23集

  管惕向小岱介绍机器人女友,小岱终于知道他曾经接近自己的目的。温柔出面向南弦解释误会,原来温暖提出分手竟与她有关。一心向南弦提出结婚,却被南弦拒绝。一心逼问乐乐身世秘密曝光的原因,乐乐坦言是公司在进行炒作。占母得知温暖归来的消息,她一心阻止温暖与南弦复合。一心劝说温暖远离南弦,却被温暖当场反驳。临路调查南弦与王教授的合作,温柔担心此举会影响温暖。


第24集

  临路意外从温暖家里偷看到浅宇的内部资料,他偷偷将内容拍下。温暖发现南弦与王教授私下有合作,她质问南弦却因此起了争执。温暖与南弦一起回到了校园,两人回忆起往日岁月。温暖正式离职,临路向她打听王教授的事,温暖坚持称自己相信南弦。温暖遭到一心粉丝的骚扰,关键时刻南弦将她救出。管惕为表歉意,他答应陪小岱约会。潘维宁送一心回家,两人喝酒聊起各自的感情。


第25集

  留睿跟温柔出差,因酒店客满不得不同住一间。南弦带温暖来到特殊的地方,那是两人曾经梦想中的家。温暖看到南弦将它变为现实,连忙回家取为南弦画的肖像。临路阻止温暖去找南弦,甚至愿为她放弃一切重新开始,却遭温暖拒绝。临路为让温暖看清南弦的真面目,将偷拍的照片传给律师。一心父亲病情恶化将攒下的钱留给一心做嫁妆,希望临终前看到一心出嫁。


第26集

  面对潘维宁的纠缠,一心表明心里只有南弦,希望他忘记之前的事情。南弦解释温暖进入浅宇都是自己安排的,而这七年除了她心里没别人。南弦把还回来的印章制成吊坠给温暖带上,两人浪漫共舞激情拥吻。温柔酒吧买醉差点被陌生男子带走,留睿出现赶跑流氓。温柔醉酒吻上留睿,说梦话不停自责,留睿看着温柔割腕留下的伤疤若有所思。潘维宁花尽心思讨好一心,一心却冷脸相对。


第27集

  留睿再次向温柔告白终获回应。益众改选董事长,潘维宁取代潘维安当选,在行业内引起轩然大波。南弦直言潘维宁野心不小,而浅宇将四面楚歌。潘维宁卖力表现却未讨得一心欢心,只好将一心带至南弦为温暖搭建的爱巢。温暖没想到一心会找到这里,一心却质疑温暖一副女主人口吻。一心指责温暖是让南弦痛苦的罪魁祸首,南弦冷漠回应让一心悻悻而归。潘维宁劝一心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南弦身上,一心却不领情。占母听闻南弦跟温暖复合匆忙回国。


第28集

  占母坚持认为要不是因为温暖当年任性的闹分手,丈夫就不会出事。温柔害怕温暖找回缺失的记忆,如果她知道父亲空难不是意外会崩溃。占母为阻止两人复合,决定去找温暖。代中因阿尔法的竞购案向浅宇提出诉讼,浅宇面临重大危机。临路拿出王教授与浅宇的机密合同作为证据,让南弦等人措手不及。高访注意到合同细节认为有人泄密,经过向小岱确认,南弦得知温暖曾拿走了合同。温暖联系不上南弦,内心无比担忧。潘维宁堵在一心家门口欲透露南弦的消息。


第29集

  潘维宁堵在一心家门口欲透露南弦的消息,一心从占母那里得知南弦正在英国。温暖联系不上南弦,内心无比担忧。一心飞往英国找到南弦约其吃饭,她暗中让人拍摄并制造成娱乐新闻。温暖看到新闻后发疯,温柔急忙劝说妹妹,但温暖仍不相信南弦是在报复自己。温暖半夜被噩梦惊醒,她记起一些父亲空难的细节。


第30集

  一心私自接听温暖打来的电话,她故意激怒温暖并指责她勾结临路。占母欲让温暖远离南弦,她提及那次空难的事,温暖这才记起自己父亲和占父同时遇难的事实。温暖一时缓不过来准备离家出走,温柔急忙四处寻找。温暖向南弦致电道歉,她坦白再也不会出现在南弦面前。南弦最终还是没能找到温暖,温柔向南弦简述父亲遇难后加上自己自杀,温暖大病一场,那一段的记忆也丢失了。


第31集

  南弦得知温暖的经历后非常难过,他恳求母亲原谅温暖并给两人一次复合的机会。浅宇的众多客户丢失导致股价大跌,管惕怒斥南弦意气用事。温暖接受催眠治疗,父亲和占父乘飞机遇难,姐姐自杀的画面一一浮现在眼前。临路终于在英国的街头见到了温暖,他暗中保护并通知了温柔。


第32集

  管惕的机器女友项目被南弦叫停,浅宇的铁三角发生了内讧。浅宇最大的客户陆总没有续签合约,公司的人纷纷提出辞职,南弦无奈应允。管惕伤心借酒浇愁,小岱闻讯而来在一旁安慰,潘维宁偷听到管惕有跳槽的打算。温柔担心妹妹居然向留睿提出分手,留睿震惊拒不答应。温柔决定去英国找温暖,留睿情急之下用广播寻人来表达自己的真心,温柔被感动放弃分手。


第33集

  管惕的师兄愿意投资管惕的项目,他因此向南弦提出辞职。温柔在公司内调查账目,朱令鸿担心自己的秘密被发现,他故意亲近温柔却被留睿阻拦。占母有意撮合南弦与一心的婚事,被南弦当场拒绝。南弦欲对外澄清他与一心的绯闻,一心急忙阻止。朱令鸿和父亲商议挪用公款的事,他们的对话被留睿听见。潘维宁带一心旧地重游,他将一心母亲当掉的手镯找了回来,一心感动不已拥抱了他。


第34集

  温暖开始接受治疗,她发现临路一直守护在她身边。临路原本打算留在英国陪伴温暖,却被温暖拒绝。温柔发现朱令鸿挪用公款,临路命她继续展开调查。朱令鸿担心自己的行为败露,他急忙向父亲求助。管惕自立门户的想法被潘维宁利用,他故意在管惕面前挑拨离间。管惕将辞职信交给南弦,他不顾高访的阻拦执意离开。南弦无法阻止管惕,他想起兄弟三人昔日创业的场景心中悲痛。


第35集

  朱邑将自己与朱令鸿的股份秘密抵押,成功筹钱填补了公司账目的漏洞。管惕正式加入了潘维宁的公司,潘维宁佯装善良却欺骗管惕签署了行业竞争协议。温柔调查发现了朱邑抵押股权的事,临路恼怒不已。管惕离开后浅宇一直靠南弦和高访支撑,高访因劳累过度患病住院。温暖在国外得知浅宇的遭遇,她决定归国。临路在代中召开董事会,潘维宁以第二大股东的身份现身会议现场。第36集

  高访因身体透支住进医院,浅宇所有的事都压在了南弦身上。温暖归国后欲帮助浅宇解决资金问题,她想到了温父曾经的学生利奥。小岱工作能力有限,她无奈致电求助温暖,却被南弦发现了蛛丝马迹。管惕打算延后产品的上市时间却被潘维宁否决,随后他发现自己误签的合同存在很大问题。利奥答应投资浅宇,同时温暖作为代表将负责与浅宇对接。温暖归来的消息惹怒了占母,她逼迫南弦赶走温暖。


第37集

  温暖看到当年的画作被南弦制成拼图很受感动。温暖归来的消息惹怒了占母,她逼迫南弦赶走温暖。潘维宁的行动打动了一心,温柔将项目审核交给留睿处理。临路约见温暖坦言私自把合同当告浅宇的证据,并感慨自己的爱不如南弦决定放手。温暖自责浅宇变成如今的样子,自己要负很大部分责任。温暖和兴萂科技的瞿总本约好了时间,却被潘维宁截胡放了鸽子。


第38集

  温柔急于求成,对留睿提交的项目还没复审就找临路批项目。投资失误给公司造成损失,潘维宁抓着不放要将温柔开除。温柔为留睿担下责任,却不知留睿受潘维宁指使才使代中陷入麻烦。南弦向医生咨询高访的病情,医生回答不排除胃癌的可能。南弦面对种种打击压得喘不过气,哭着抱上温暖。占母亲手做老公当年爱吃的菜,提醒南弦别留遗憾。管惕听闻病情,指责高访不顾兄弟情面不告知自己实情。


第39集

  代中被潘维宁搞得一团乱和浅宇变成难兄难弟。温暖明白浅宇需要的专利在代中,代中急需的资金浅宇有,便极力撮合两个公司联手。温暖为了让两公司实现共赢不停地劝说,在安排下临路与南弦见了面决定抱团取暖。南弦感谢临路这七年来对温暖的照顾,两人的恩怨也在击剑运动中释怀。温柔太过信任留睿,误将临路的商业动向透露出去。临路正式在股东面前提出与浅宇合作,却被潘维宁一票否决。


第40集

  潘维宁作为代中的第一持股人,一票否决代中和浅宇的合作。临路对转头支持潘维宁的股东疑惑不解,温柔想到只有留睿知道股东名单。留睿坦白进财务部跟潘维宁有关系,温柔质疑与他的邂逅也是刻意安排。温柔没想到留睿从头到尾都在演戏就是为了帮潘维宁控股代中。一心片场拍动作戏摔倒昏迷,潘维宁放下工作前来照顾,一心对他的关心都看在眼里。


第41集

  温暖为了见客户深夜驱车去往郊区结果被困在半路,南弦如天使般降临替温暖解决所有困难。南弦深情劝温暖直面两人的感情,温暖被感动同意和南弦复合。潘维宁召开大会提议合并,临路趁机怂恿其他股东行使风险评估权故意搞拖延。管惕意识到自己犯下错误,他在小岱的鼓励下向南弦道歉,铁三角终于回归。


第42集

  占母还看好一心这个儿媳妇,她逼温暖远离南弦。一心受伤拒绝商业演出,经纪公司老总却暗藏诡计。一心和南弦共同出席一个酒会,两人畅谈相互祝福。一心向经纪公司提出解约,没曾想维宁已经将公司买下赠给一心。占母不慎出车祸住院,她声泪俱下求南弦不要再和温暖在一起,温暖在门口听到占母的心声倍感失落。


第43集

  维宁父亲拒绝接受一心当自己儿媳妇,可是维宁不敢将消息传达给一心。占母吵闹要出院,她非常讨厌温暖来照顾。温暖为了占母的愿望决定和南弦分手,南弦伤心绝望强吻了温暖。留睿将维宁的商业机密送给温柔作为补偿,温柔警惕以为仍是圈套。临路得知南弦与温暖分手很是惋惜,他现在首要目的就是联合南弦对付维宁。


第44集

  管惕向维宁提出辞职,结果被要求支付巨额赔偿金。一心有了怀孕征兆,她去医院检查却被占母撞见。一心和温暖谈心畅聊往事,两人终于和解。维宁坚持要对南弦和临路赶尽杀绝,留睿劝说也无济于事。南弦帮管惕搞定赔偿金,三人重新并肩作战信心满满。临路的二叔带着令鸿向临路道歉,他居然支持临路去起诉自己。


第45集

  一心做产检时被粉丝认出,幸好南弦路过帮她解围,随后网友盛传两人好事将近。潘维宁机器人女友的项目投资失败,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他同意了父亲商业联姻的提议。潘维安将此事告诉了一心,一心与潘维宁对质确认消息,悲痛之下她谎称腹中孩子是南弦的。占母误会了一心与南线的关系,有意撮合两人结婚,南弦竟答应了母亲的要求。南弦即将结婚的消息迅速传开,温暖陷入绝望。


第46集

  事实上南弦与一心的婚礼只是激将法,目的是为了逼潘维宁正视自己的感情,重新追回一心。同时南弦也希望婚礼能够刺激到温暖,让她不再逃避。温柔因留睿的离开大受打击,这时留睿突然归来,在他的诚恳道歉下与温柔重归于好。南弦的婚礼顺利举办,在婚礼现场高访竟对一位美女萌生情愫。温柔劝说温暖勇敢对待爱情,温暖决定追回南弦,临路开车带她赶往婚礼现场。


第47集

  当温暖抵达婚礼现场时,婚礼已经结束,而南弦则彻底失踪。原来潘维宁赶到阻止了婚礼,并当场带着一心逃婚。温暖自知来迟,只能抱着婚纱痛哭。南弦失踪后,浅宇交由高访和管惕管理。高访故意撂挑子,逼迫温暖接任总裁职位。温暖替南弦孝敬占母,她的真心最终打动了占母,占母终于原谅了她。占母将南弦的下落告诉了温暖,温暖立即赶往英国寻找南弦。


第48集

  温暖在英国苦苦寻找南弦,她去了很多地方却都没有南弦的影子。就在她准备放弃的时候,终于与南弦在街头相遇,两人手中都绑着红气球。温暖与南弦紧紧相拥,他们立下约定今后不会再错过。温暖顺利怀上了南弦的孩子,两人之间依旧恩爱如初。